• <mark id="dluia"></mark>

      1. <tt id="dluia"></tt>
        搜索 解放軍報

        走上海軍呼和浩特艦,聆聽3名新兵的“首航”故事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李 維 李虹明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11-02 07:15

        一千個人眼里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對于水兵來說,因職責、戰位不同,因人生閱歷、成長路徑不一,面對同一艘艦、同一片海、同一次遠航,他們看到的風景是不一樣的。

        起航時刻,艦艇猶如愈飛愈遠的風箏,對母港的眷戀,猶如一條隱形的風箏線,一直牽系在水兵心間。

        最好的遇見,是遇見更好的自己。經過軍旅生涯中第一次大海遠航,年輕的新戰友就此告別過去的自己。青春,有了斑斕的底色;世界,變得和大海一樣寬廣。

        劈波斬浪,褪去了青澀,年輕的水兵從此有了軍人的味道。

        ——編 者

        走上海軍呼和浩特艦,聆聽3名新兵的“首航”故事——

        最好的遇見,是遇見更好的自己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李 維 通訊員 李虹明

        航行中的呼和浩特艦

        腳步踩上舷梯,盡管耳邊海風呼嘯,她卻聽到了自己強烈的心跳

        對于新兵王宇蓮而言,艦船起航的時刻,讓她心心念念的是一封“泛起秋葉黃”的家書。

        去年秋天,新兵訓練場外一座電話亭下,聽到母親周梅的聲音,王宇蓮鼻子一酸淚水涌出眼眶。

        淚珠順著被曬得通紅的臉龐流淌,滴落在藍色作訓服上。

        電話那頭,濁濁暮色里,聽著寶貝女兒抽泣的聲音,眼角爬上魚尾紋的周梅心里不是滋味。

        她用手輕搓著電話線,千語萬言哽咽在嘴邊,一時不知該如何勸慰。

        掛上電話,坐在臺燈下,周梅鋪開信紙給女兒寫信。這是“女兒長這么大,第一次給她寫信”。

        兒行千里母擔憂。事實上,從王宇蓮離開家上大學,到穿上軍裝入伍,她生活中的一切事情都讓周梅這個母親牽腸掛肚。

        回想那年,王宇蓮拿到高考成績,全家都沉浸在“高分勝利”的喜悅之中。

        一直渴望“早點獨立”的王宇蓮,放著省內最好的大學不讀,非要遠走他鄉求學。從女兒報志愿到她走出家門,周梅都是“最后一個知道”。

        大學四年轉瞬即逝,轉眼到了畢業選擇就業的關口。放心不下女兒一人在外打拼,周梅一直想辦法為女兒物色適合的工作。

        直到有一天,周梅收到寄給女兒的一紙入伍通知書……

        “看到入伍通知書那一刻,媽媽心里既激動又不舍?!奔倚诺拈_頭,周梅寫下自己說不出口的內心糾結。

        為女兒送行那天晚上,周梅含淚為她收拾行李。沉浸在興奮之中的王宇蓮,卻忽略了母親的感受。她只記得母親送她上火車時,嘴角勉強擠出來的笑容和泛紅的雙眼。

        王宇蓮從小渴望穿上軍裝。

        “很有主意”的她,早在高考前,曾瞞著母親報名參軍,但未能如愿。

        步入人人羨慕的重點大學就讀,繽紛多彩的校園生活,在王宇蓮眼中卻總像“少了一種味道”。

        直到有一天,陡然看到校園鮮紅的征兵橫幅,王宇蓮的軍旅夢想再次被點燃。

        “誰沒有一顆乘風破浪的心?”還有半年就畢業的王宇蓮,遞上了入伍申請書。

        “也許是奔向夢想的力量太強大,踏入軍營后居然是一路綠燈?!痹谶x擇軍兵種時,王宇蓮如愿穿上浪花白;選擇專業時,她如愿成為艦艇兵;選部隊時,她又如愿登上南海某驅逐艦支隊的最新戰艦。

        今年盛夏,呼和浩特艦新兵隊伍中,王宇蓮是唯一的女兵。

        腳步踩上舷梯,盡管耳邊海風呼嘯,她卻聽到了自己強烈的心跳。

        此刻,王宇蓮的眼前一切都是那樣真實,卻又是那樣的不真實。夢想成真走向大海,她告訴自己要更努力。

        這里是她的戰位:端坐在絳藍色座椅上,挎包上印著“專屬”的戰斗號碼,挎包里裝著寫有“王宇蓮”3個大字的水兵手冊。

        呼和浩特艦情電部火箭干擾兵——用王宇蓮自己的話說,她的新身份“猶如歲月長河中一顆閃光的寶石”。

        手指輕點按鈕,頭頂甲板上,某型發射裝置瞬即旋轉昂首。機械齒輪運轉,巨大的轟鳴聲穿透甲板而來。緊接著主炮怒吼,一枚枚大口徑的炮丸迸發而出……

        一瞬間,濃濃的硝煙被海風吹散,但還是有一股硝煙味被吸進通風口。這一刻,王宇蓮敏銳地嗅到了“戰味”。

        凝視著眼前的大海,身后就是我們的家國。站在王宇蓮身旁,班長、上士王繼一臉冷峻,“艦艇上的兵沒有男女之分,每個人都要扛起一份責任?!?/p>

        那晚,借著床頭壁燈,王宇蓮又一次打開了媽媽的信。母親的叮嚀還是那樣一番叮嚀,但女兒已不再是昨天那個電話中“哭鼻子的女兒”。

        紙短情長,她將家信輕放枕下。那一夜,收獲了成長的她,臉上掛著微笑,睡得香甜。

        返航時,李陽在甲板上高歌

        艦上,青春自有好顏色。堅守,只為見證風雨后的壯麗與平靜

        人通常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這句話,第二次應征入伍的夏軍深有體會。就如他說的:“離開了,才知道自己深愛著軍營?!?/p>

        新兵隊伍中,23歲的夏軍顯得成熟而穩重。兩年前,他是海南省武警某部一名戰士。

        再次走進部隊,他至今不能忘記的是那些曾經的日子:第一次打起背包長途武裝奔襲5公里的雨夜;第一次頂著驕陽拼盡全力完成低姿匍匐……

        “離開需要很多理由,回來卻是因為懂得?!蹦悄昵锾?,夏軍選擇了離開。走上新的人生路,他發現“選擇了安逸,但生活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容易”。

        退伍后,夏軍在酒店當過服務員、快餐店里炸過雞、健身房里做過銷售……每份工作他都拿出“當年拼戰術的火熱激情”。

        但每當閑暇時刻,他的眼神會變得悠遠?;隊繅衾@的,仍然是那一座曾令他“又愛又恨”的營盤……

        時隔一年,夏軍再次走進武裝部。與上次報名時的興奮有所不同,這一次他的眼神多了幾分淡定。

        “從頭來過,重新生活?!毕能娪檬旨毤毮﹃萝娧b嶄新的領花,臉上寫滿激動。

        大海是遼闊的,給了夏軍再一次穿上軍裝的機會。站在甲板上,換上?;晟赖南能?,已是呼和浩特艦的一名電工手。

        第一次出海,面對巨大的涌浪,艦艇像被一只巨手推上浪尖、再跌入波谷,夏軍緊握錨機的手不自然地抖動,手心滲出汗水,胸口劇烈起伏。

        夏軍的戰位離艦艏最近,數噸的鐵錨仿佛正在他的手中一節一節地墜入深海。

        “回艙休息吧?!卑嚅L王力望著夏軍慘白的臉,反而沒有了平日的嚴厲。

        到廁所吐完,夏軍又一次回到艙室:“自己選擇的道路,再難也要堅持下去!”

        憑著一種堅毅,夏軍感受到大海的廣博,也領略了海上的風云變幻之美。

        返航的前一天,天氣終于轉晴。

        一抹瑰麗的晨光灑在海面,絲絲薄霧為海天鍍上一層神秘的色彩。

        朝陽跳出海平面的時刻,站在甲板上遠眺,這是夏軍從未見過的情景:

        艦上,青春自有好顏色。堅守,只為見證風雨過后的壯麗與平靜。

        王宇蓮(右)向班長請教裝備檢修技能

        就像那首歌里唱的,這艦,這海,這浪花,全都愛了

        在大多數人眼中,新兵李陽似乎更像“新兵的樣子”——這個身高一米八、體重180斤的西北小伙,上艦不久就因為暈船被撂倒了。

        大學時,李陽常常自嘲“宅男”。動漫、可樂、薯片是他的“生活三件套”。

        他還是個搖滾音樂迷,彈得一手好貝斯。性格靦腆的他,只要拿起貝斯,便會隨著重金屬的節奏律動,就像他自己說的,“音樂使我陽光”。

        高中時,李陽自學了吉他、貝斯和架子鼓。上大學后,他和同學組了一支樂隊,成了學校里小有名氣的“明星”。

        “為什么來當兵?”說起這個話題,李陽帶著“00后”特有的爽朗:“為了更好地生活,為了成為更好的自己?!?/p>

        他笑著說,音樂是生活元素,但音樂不能過日子,“只有用積極的態度去拼搏,生活才能回饋給你更多”。

        “要想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人,只懂音樂是不夠的?!痹诩胰斯膭钕?,他報名參軍。他有自己的“小算盤”:當兵淬火青春,用奮斗錘煉更好的自己。

        在成為水兵之前,李陽幾乎沒有和大海親近過。

        “大海變幻莫測,大海的‘熱情’也會令人難以招架?!弊呱蠎鹋災且豢?,四級軍士長王博這樣提醒他。

        未曾擁抱大海時,李陽極愛《我愛這藍色的海洋》這首歌。

        此刻倚欄遠眺,迎著咸鮮的海風,望著遠處的戰艦。眼前的一切,就像躍動在海天的“音符”,如此美妙絕倫,“就像那首歌里唱的,這艦,這海,這浪花,全都愛了”。

        經過新兵集中艦上訓練,他和新兵戰友依據專業、特長分配到艦艇各部門。擺在李陽面前的是一枚與他“個頭差不多高”的魚雷。作為艦上的魚雷發射手,這個“大塊頭”將成為他水兵生涯的“老伙計”。

        為了擺弄好這個“鐵疙瘩”,李陽從早到晚抱著專業書籍研讀。他心想,既然成為呼和浩特艦發射手,就要對得起這個崗位,對魚雷“負責”。

        李陽被分配到了二級軍士長李武浩的班里。第一次見到“微胖界”的李陽,李武浩不禁皺起了眉頭。

        誰知,班長轉身就把下鋪的被褥拿到上鋪,憨笑著對他和戰友們說:“班里難得來個大個子,你睡下鋪稍微寬敞些?!?/p>

        李陽愣住了:“我的天,原來這班長這么暖?!笔潞笏弥?,李班長睡這張下鋪,已經好些年了。

        遠航的時間并不太長。一個多月的海上航行經歷,慢慢刷新了作為新兵的李陽,對水兵使命和海上堅守的認知。

        “戰艦是百人一桿槍,一人出錯全艦遭難?!?/p>

        艦上,訓練值更、專業本領、責任擔當是立身之本,他內心的那套“社會學”不吃香了。

        上戰艦之前,李陽想的是“苦熬一段沒網、沒音樂”的日子,兩年后就退伍。誰知,如今艦上也有電子琴、吉他,閑暇時,他又擺弄起了樂器,和艦上戰友組成一個“海上樂隊”。

        幾個愛音樂的水兵們一直合計,下次遠航時,能在甲板上來場“深藍音樂節”。艦艇戰友間的情誼,也讓他重新審視以前開口閉口的那種“哥們義氣”“兄弟情”。

        學校里,他是小樂隊的“靈魂人物”,還是59人組成的“輕唱團社長”。當兵入伍前,與朋友告別時,李陽一一擁抱了小伙伴們,信誓旦旦地許諾:“兩年后再會?!?/p>

        首航歸來,李陽變了一個想法。

        當幾個要好的朋友打來電話問候,他說,要減肥、把身體鍛煉好,“要當就當一名優秀的士兵”。又過了幾天家人打給他,他開始為軍事素質不高而擔心,“真怕明年不能留隊?!?/p>

        “不要音樂了?”他之前的玩伴一時難以理解和接受他的“轉變”。

        “艦上的堅守,令人無畏,令人內心熾熱,這是一種非常純粹的感覺?!薄斑@里吸引我的不僅是音樂,這里還有讓我重新認識自己的舞臺,讓我有機會重新演繹自己的青春。如果可以,你們也來吧!”

        那天艦艇靠港,站在甲板上的李陽,抬起頭,凝望著湛藍天空。

        他的心里,也有一抹藍天。

        此刻的晴空萬里、一望無垠,如同他理想中更加廣闊的湛藍色人生。

        戰艦劈波斬浪,夏軍迎著海風檢試錨機

        碧海中的呼和浩特艦。奉俊賢攝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真人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