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dluia"></mark>

      1. <tt id="dluia"></tt>
        搜索 解放軍報

        長城腳下是故鄉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張洪瑜責任編輯:趙鐳餉
        2020-11-03 10:14

        今年,第75集團軍某合成旅修理連技師、三級軍士長張發,休假趕上了過中秋節。

        中秋節那天,父親張海濤很高興,拉著張發和母親到長城上看月亮。月光皎潔,秋蟲歡快吟唱,一家人蹚過齊膝深的荒草,踏著清涼的青石磚,拾級而上。這段長城位于山西大同渾源縣以西的方向,是一段綿延數十公里的明長城遺址。父親張海濤從18歲開始,義務當起這段明長城的“守護者”,一守就是40年。

        入伍前,每逢重要節日,父親一定會帶張發去長城走走。如今,張發走在長城上,時光仿佛一下子回到兒時。那時候,爺爺張志一聲號令,全家人把散落在各家的青石磚一塊一塊搬回長城。父親張海濤還年輕,扛起鐵鍬,步伐走得飛快,時不時停下來,“砰砰”敲打幾下青石磚,看看石頭有沒有松動……

        10月5日,休假在家的第75集團軍某合成旅修理連技師、三級軍士長張發

        和父親張海濤、母親王先花在明長城遺址大川嶺段留影。作者提供

        時間回溯至上世紀60年代初。

        那天,一名身材魁梧的壯漢,突然出現在張家不大的院子里。他站在院子中央,偉岸的身軀像一棵挺拔繁密的老樹。

        “人呢,都去哪了?”壯漢大喊。

        “你找哪個?”張發的奶奶李二女應聲跑出了門。

        壯漢默不作聲,只是微微露出笑容。

        李二女瞬間激動得哭出聲來,“你還曉得回來哩,整個村子都以為你‘光榮’了?!?/p>

        壯漢拭去李二女臉上的淚水,說:“仗打完了,還有其他任務嘛,俺穿上了軍裝就是國家的人,是大家的人,豈能只顧著自己的小家哩?!?/p>

        這名壯漢就是張發的爺爺張志。他參加過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因負傷治療等原因遲遲沒能返鄉?;貋砗?,政府給張志在城里安排了工作、分了房,每月還可以領取生活費。張志一一婉拒了,背著背包回到了長城腳下的農村。面對家人的不理解,他說:“俺是毛主席的戰士,不打仗了,那也得艱苦樸素,原本就是農民,是農民就得種地?!?/p>

        從朝鮮歸來后,張志時常念起朝鮮戰場的往事。

        有一次,零下二十多攝氏度的氣溫下,全連潛伏在冰天雪地里。連長臉上掛滿了冰花,悄悄對他說:“你瞧,咱們這陣地彎彎繞繞了幾百米,像不像一道長城?你不要睡著,快回答我!”連長用腳蹭了蹭他,“你快動一動,動一動呀!”最終,張志撿回了一條命,而連長和十多名戰友卻沒能堅持到最后。

        回鄉后,張志只要登上長城,就會想起朝鮮戰場冰天雪地里那彎彎繞繞的幾百米,想起連長的叮囑……他離不開長城了。

        沒幾年,兒子張海濤長成了大小伙。在準備報名參軍時,村里的老人極力挽留,“海濤正直、善良,大家一致希望讓他當村長?!蹦菚r候,他們所在的南張莊村,30余戶人家,不僅吃水困難,還不通電、不通路,十分需要一個年輕有干勁的人來當領路人。

        “只要是為大家好,參軍、當村長都行!”張志讓張海濤留了下來。

        當村長后,召集青壯年修路,修水渠引水……張海濤整天忙得不可開交。

        一次走訪,張海濤發現有村民家的地板鋪上了青石磚,砌得整整齊齊。

        “這不是長城上的青石磚嗎?怎么搬到家里來了?”張海濤火氣一上來,眼睛瞪得老大,“你,你趕緊給俺搬回去!”

        “不就是幾塊磚,憑什么讓俺搬回去,村子里搬磚的可多了?!贝迕褚膊皇救?。

        回家后,張海濤把這事告訴了張志。

        “長城是文物哩,咋能破壞?”張志氣得直跺腳,把拐杖狠狠地扔出去老遠。張志還想到,長城四周村民的牛羊到處跑,一些土墻壁被蹭得斑駁不堪,要是放任不管,長城被踏平了,以后,人們還知道這兒是長城嗎?

        當天夜里,父子二人輾轉難眠。張海濤索性起床,打著手電就往鄉政府跑。第二天,他從鄉政府帶回文物保護相關制度法規,挨家挨戶做宣傳。

        “要搬回去,你自個兒去搬?!币姀埡齺韯帕?,大家紛紛說。

        無奈之下,張志動員全家齊搬磚,連小小的張發也加入了搬磚隊伍。

        為了防止村民再去搬磚,也為了避免牛羊破壞,張志開了個家庭會議。他對張海濤說:“我腿負過傷,年歲也大了,走不了遠路。你是村長,是黨員,有義務守好長城?!?/p>

        張海濤點點頭。

        “要守就一輩子守下去,能不能給個承諾?”張志追問。

        張海濤回答干脆:“俺發誓,俺一定也像你一樣,一天看它一遍,一輩子給它‘站崗’?!?/p>

        從此,這個承諾伴隨了張海濤40年。

        爺爺張志每天都要去長城看看。年幼的張發不理解,問他為什么總去長城。

        “長城也是家呀!”張志說。

        父親張海濤也喜歡帶張發去長城。張海濤會在肩上扛一把鐵鍬,嘴角燃上一支煙,走起來健步如飛,張發一不留神就被父親甩得遠遠的。

        張發走不動了,就一屁股坐在地上。這時,張海濤就折回來,把張發高高舉起,騎在自己脖子上,父子倆邊走邊唱爺爺教的歌,“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到了長城,有青石磚松了,張海濤就用鐵鍬“砰砰”地敲緊,張發就用小手捧點土去壘,父子倆一身灰一身汗,開心極了。

        春去秋來,寒暑交替。張發也長大了。

        “孩子,去參軍吧!你爹守護著古長城,人民軍隊才是真正的‘鋼鐵長城’哩?!辈饺腚q笾甑膹堉咀畲蟮男脑妇褪撬蛯O兒參軍。

        面對爺爺的囑托,張發攥起拳頭,骨節“咯嘣咯嘣”響,他向爺爺承諾:“要是當不了軍官,俺也爭取當個‘兵王’,只要部隊需要,俺就干上一輩子?!?/p>

        看著已長成男子漢的張發,張志高興得把拐杖拄得“噔噔”響,“好,好,我等著你的好消息?!?/p>

        然而,張志沒能盼到張發當上軍官、當上“兵王”,就去世了。那年張發剛晉升下士。

        回家奔喪期間,張發發現自己不在家的這幾年,父親張海濤也老了。他臉上的皺紋不知不覺深了許多,頭發也花白了。那雙成年累月在地里耕種的手,血管突起,滿是裂口。自從南張莊村整體搬遷后,張發家所在的青磁窯村離長城有近十公里山路。父親身體不如從前了,但他仍堅持每星期至少去長城看上3回。

        歸隊前,張發跟父親去了趟長城。父親依舊愛燃上一支煙。張發跟在身后,看著父親的背影出神,不知不覺落了一大截,只得加快腳步。

        仔細算來,父親守長城都20多年了。張發忍不住大喊:“你慢點,爺爺不在了,又沒人給你錢,你也就不要這樣堅持嘛!”

        張海濤轉過身來,拉下了臉?!澳阏f的是啥話?俺守長城又不是守給你爺爺看的,也不是為了啥錢。俺說給長城一輩子‘站崗’,說到就要做到。你現在是一名軍人了,你也要做好長城一塊磚,守護好祖國的國防長城,這才是個理!”

        像雷聲滾過,像閃電劃過,張發只感覺一時間耳朵嗡嗡作響。他想不到,農民父親能說出這番道理。

        這些年,張發在部隊做過炮手、炮長、坦克車長、文書、司務長。如今,他是旅勤務保障營修理連的裝甲修理技師、三級軍士長,官兵心中響當當的“大師傅”。

        而當年,張發差一點就觸到了軍旅生涯的“天花板”。

        那時候,部隊調整改革,原本是炮兵連司務長的張發劃入旅修理連。張發需要從頭開始學習新的專業,這對他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張發想起小時候,爺爺講朝鮮戰場,講到激動處,爺爺的聲音就很大,“越是艱險越向前,越是困難越不低頭,做任何事,都要雄赳赳、氣昂昂?!彼窒肫鸶赣H,幾十年如一日,無怨無悔地義務守護長城……張發決定學習裝甲維修。

        去年,張發順利晉升為三級軍士長,成為高級士官,離他當“兵王”的夢想又近了一步。

        2016年初,當地文物局聘請父親張海濤為文物保護員,父親第一時間打電話告訴了張發。

        聽著父親激動的聲音,想象著父親興奮的樣子,張發忍不住笑了,“爸,我現在得做好國防長城‘一塊磚’,等我以后退休了,陪你一起守長城?!?/p>

        電話那頭的張海濤,連連稱“是”。

        萬里長城萬里長,長城腳下是故鄉。這個關于長城的故事,還在繼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真人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