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dluia"></mark>

      1. <tt id="dluia"></tt>
        搜索 解放軍報

        老兵有話說:回到地方,我邁過的那些“坎兒”

        來源:中國退役軍人責任編輯:姬彩紅
        2020-11-03 16:59

        退役回到地方,生活工作中因為行事方式不同,所處立場不同,會發生同事不理解、不認同,親朋好友之間誤會摩擦等種種情況。您遇到過哪些問題?又是怎樣解決的?

        本期“老兵有話說”欄目,幾位退役戰友分享了生活工作中的那些遭遇和解決辦法。

        守住原則,方能贏得長久

        姓名:呂興元

        入伍、退役時間 :1978/1998

        回到地方工作,首要的是必須學會與人打交道。我39歲那年從部隊轉業,說話直截了當,辦事直來直去。起初,我覺得挺不能理解,有的同事怎么喜歡說半句、留半句?有的讓人感覺城府挺深,難以捉摸。因為這種隔閡,導致我與同事在工作磨合銜接上出現了不少問題,碰了不少釘子,有時還鬧得不歡而散,既影響了心情,又影響了工作。

        后來,我開始反思,先從自身找原因。地方與軍隊工作環境、方式方法存在不少差異。比如,地方機關工作有一套嚴格的辦事紀律和程序,無論是下級向上匯報,還是上級交辦任務,都不能擅自越級。再比如,單位每個部門都有明確的職能范圍,每個崗位也都有明確的職責,不能隨意超越部門職能、崗位職責界限。所以,我所認為的同事“欲言又止”“諱莫如深”,有時只是他們在遵守紀律和程序。

        認識到這些,我試著和同事常交流、多溝通,遇事多觀察,克服急性子,力戒簡單化。用我自己的話來說,“做到剛直但不硬杠”,在與人溝通時心態力求更平和,態度力求更誠懇,言語力求更婉轉,工作力求更耐心,讓他人樂于傾聽接受,給他人以足夠的空間。這樣既守住了規矩,又確保把工作完成。

        莫讓義氣面子誤事

        姓名:蘇德朝

        入伍、退役時間 :2016/2018

        我2018年退役,當時畢業招聘季已經過去,找工作有點兒不順。一次,在和一個親戚閑聊時,得知他們承租的學生午間托管要轉讓。因為我是師范大學畢業的,也一直喜歡教育事業,當下就決定接手。因為原來的租期沒到,加上親戚關系,我們沒有簽訂書面協議,最后收入分配的事情在口頭上達成一致。

        當時是10月份,托管招生已經結束,學生管理權和午托經營權都屬于我。到了11月份,我增加了小班教學、作業輔導等業務,收入也比之前多了幾倍。

        學期結束時,我與親戚在收入分配上產生了分歧。我認為后續增加的課程輔導屬于個人經營收入,不應該作為共同經營所有。親戚卻認為,所有的學生都是他招進來的,理所當然按照之前商定的分配。最后雖然和平解決,但大家都很不愉快,傷了感情,也影響了干事。

        這事也給我敲響了警鐘,即使是親朋好友合作,也要按照法律規定簽訂書面協議,千萬不要因為面子義氣行事,為將來埋下隱患。退役戰友也經常會有合伙創業的情況,一方面應當遵循誠信原則,另一方面也應該“親兄弟明算賬”,這樣既能留住情分,也能保護自己。

        安置專業不對口不用怕

        姓名:徐猛

        入伍、退役時間 :2002/2010

        2010年12月,我退役回到地方,被安排在環保局工作。部隊與地方的差異,原本就讓我有些迷茫,而環保工作專業性極強,無論是環境監察還是環境監測,我聽都沒有聽過。

        我看到有人投來質疑的目光,也聽到一些議論的聲音,感覺如芒在背。我該怎么辦?退縮嗎?還是換個輕松些的崗位?思來想去,看看自己的軍功章、胸前的黨徽,在部隊摸爬滾打甚至犧牲都不怕,學習環保業務還怕了?

        我買來環保專業書籍,開始向單位專業技術精、業務能力強的同志學習,主動跟著同事去最臟的地方取樣品監測,去最高的地方做設備監測,去環境最惡劣的地方環境監察執法。哪里最累我就搶著去哪里!哪塊骨頭最難啃我就去啃哪塊!

        憑著螞蟻啃骨頭的韌勁兒、一股不服輸的倔勁兒,我一點點進入工作角色。一來二去,在同事眼中,我成了能吃苦、不怕累的“環保鐵軍”。他們開始真誠地言傳身教,我學的既開心又有興趣,工作上的難題都迎刃而解。

        慢慢地,我深深愛上了環保工作。2017—2019年,我被單位推薦到生態環境部(原環保部)環境保護督查組開展異地環境執法,專業能力獲得高度評價和認可,榮譽也接踵而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真人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