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dluia"></mark>

      1. <tt id="dluia"></tt>
        搜索 解放軍報

        92歲老兵親述:朝鮮戰場上的生死時速

        來源:中國退役軍人 作者:呂高排 發布:2020-11-05 18:52:54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崎嶇的道路上布滿彈坑,漆黑的夜間不能開燈,敵機在頭頂盤旋,炸彈在身邊燃燒,在打不垮、炸不斷的朝鮮半島鋼鐵運輸線上,92歲的志愿軍汽車老兵,留下了九死一生的故事。

        一個汽車兵的生死時速

        他不像有些文章描述的那么傳奇,也不像記者想象的那么威武。相反,在北京市豐臺第12干休所一群老人中間,身高不足1.6米的他,絲毫不起眼。

        92歲高齡,背不駝,耳不聾,口齒清晰,思路敏捷……走近抗美援朝老兵王仁山,驚嘆于他的健康體魄,更驚嘆于他在經歷了九死一生之后的云淡風輕。

        入朝第一夜

        平時活潑開朗的小伙子們都沉默了

        70年前的一切,已經變得模糊。唯有進入朝鮮的情景,依舊沉淀在老人記憶里,仿佛就在昨日——

        1950年10月8日,連隊例行車輛保養。

        入伍不到一年的汽車兵王仁山正躺在車底下查看底盤。他13歲就當修理學徒工,對汽車有著特殊的感情。從廣西南寧駕駛員招考入伍后,他所在的汽車團隨第四野戰軍13兵團輾轉各地執行運輸任務,3個月前剛剛到達鐵嶺,加入東北邊防軍。

        一陣緊急集合哨驟然響起。王仁山心頭一緊,快速從車底爬出來跑到隊列里。此時的朝鮮,戰爭已經爆發4個月,黨中央和毛澤東主席審時度勢,將東北邊防軍改名為中國人民志愿軍,準備開赴朝鮮前線,抗美援朝,保家衛國。作為后勤保障的重要力量,汽車團是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這一聲急促的哨音意味著什么,王仁山心里很清楚。

        指導員的動員慷慨激昂,官兵們摩拳擦掌。王仁山也早就期待著這一天,一股英雄豪氣頓時充滿全身。

        10月19日,在濃濃夜幕掩護下,王仁山和戰友們作為第一批入朝的后勤部隊,也是首批進入朝鮮的志愿軍部隊,開始了行動。

        王仁山永遠記得:“在臨江,炊事班給我們改善了一下伙食,大家吃得很飽。都是年輕小伙子,平時說說笑笑。但這一次,大家沉默著一言不發。飯后,我開著一輛裝滿軍用物資的大車,穿過鴨綠江,直奔朝鮮三浦里一帶。一路上,盡管夜色朦朧,仍能看到城市到處是殘垣斷壁、人煙稀少?!苯圃p的美軍很清楚運輸線對志愿軍的重要作用,一旦掐斷,就掐住了志愿軍的咽喉,前線就發動不了攻勢。于是,敵機瘋狂封鎖我軍運輸線,造成汽車運輸部隊的巨大傷亡,有時汽車兵傷亡率并不少于前方參戰部隊。

        最初一段時間,王仁山和戰友們把物資送到朝鮮作戰前線指定地點,然后返回國內駐地,穿梭在祖國和朝鮮之間。隨著戰場的深入推進,物資由火車運到朝鮮境內,汽車兵不用返回國內裝物資,全部在朝鮮境內活動。

        第一次遭遇襲擊

        連手腳都不聽使喚了

        與敵人的第一次交鋒很快到來。地點,順川附近山脈。

        王仁山完成運輸任務,開著空車返回。朝鮮山多,他剛繞過一個山頭,一架敵機突然趕來。這時候天已大亮,王仁山完全暴露,敵機立即調整角度,向他俯沖而下。45度,這是最危險的攻擊角度!

        王仁山輕踩剎車,汽車迅速隱藏。好在朝鮮北部地區山高林密,連綿起伏。公路在層巒疊嶂的群山中盤旋上下,一邊是抬頭不見天日的絕壁,一邊是低頭不見底的深淵。

        王仁山快速駛出暴露地段,貼到山根底下——這是盲區。敵機一陣狂轟濫炸,他和助手毫發未損。敵人氣急敗壞,立即調頭,再次俯沖。王仁山又加足馬力,轉到另一處山根。

        敵機反復盤旋,追著掃射。王仁山巧妙躲避,來回周旋。過招幾個回合,正在附近觀察的我軍防空哨兵發現了,立即跳上車,將他引導到樹林隱蔽點。大家檢查車輛,發現車廂被敵機打了兩個大洞。

        又一個晚上,王仁山駛到江原道的鐵原郡附近,那天月亮格外明亮,王仁山并沒有開車燈,仍然被敵機發現了。一陣呼嘯,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從天而降,原來是顆凝固汽油彈,在距他三米多的后方爆炸,燃起熊熊大火。一旦汽車遭遇凝固汽油彈,幾乎沒有逃生的機會。而在敵機轟炸時,汽車兵往往只有挨打的份,毫無還手之力。

        王仁山想,這下完了,條件反射般跳下車就跑。

        說不怕,是假話。匍匐在路邊溝中,他第一次感到死亡如此逼近自己,連手腳都不聽使喚了。

        但戰士的責任和使命讓他很快恢復力量。汽油彈的爆炸,使這里亮如白晝。汽車無形中成了靶子。

        “必須馬上脫離危險!”他命令自己和助手。兩人一躍而起,開著車迅速逃離火海。敵機再次返回實施攻擊,可王仁山已經借著沖天火光的掩護,消失在夜色中。

        之后,在照明彈紛飛的公路上,不時有滿載軍用物資的汽車被敵機擊中,這些著火的車輛自動??柯愤?。在汽油彈燃燒的火焰中,后車的駕駛員毫不畏懼,加大油門,勇敢地繞過著火汽車繼續往前沖。

        膽子一天天練大。起初,飛機一來就膽怯,連話都不敢說,遇到飛機轟炸前投照明彈,他們就趴在地上不敢動。跑運輸時間長了,和敵機對陣多了,王仁山逐漸發現并摸透了規律,他們開始在戰略上藐視、戰術上重視敵人。

        制空權在美軍手里

        汽車兵只能出奇制勝

        白天不敢生火,晚上不能點燈,睡覺不可脫衣,開車摸著黑走……用王仁山自己的話說——睡的玻璃炕(冰地)、蓋的雪花被(被子上面有雪)、生的是氣爐子(沒有煙火)、穿的是護身符(不能脫衣服),他們幾乎回到了原始社會。

        朝鮮戰場上,敵我雙方軍力懸殊,武器裝備反差很大,美軍幾乎控制了制空權,緊緊封鎖著通往前線的道路、橋梁,使運輸工作異常艱難。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練出了汽車兵不一樣的身手和智慧。

        橋是汽車運輸線上的命脈。美軍的飛機見橋就炸,我軍的車隊總是被困,等待民工修通橋梁通行。一次,王仁山看到龐大的車隊停在河邊等待,非常著急?!斑@幾個小時,要有多少戰友付出生命代價??!”

        王仁山跳下車,蹚進冰冷的河水中。還好,水剛沒腳踝。他在分電器接口處抹上黃油,防止河水濺入造成短路。而后加足油門,一鼓作氣沖了過去。

        其他汽車司機歡呼雀躍,紛紛效仿,為彈藥物資運輸爭取了寶貴的時間。

        說起這段歷險,王仁山的情緒變得亢奮。他告訴記者,在朝鮮戰場上,汽車部隊擔負后勤補給、糧食彈藥運送任務,目標大,是敵機重點轟炸對象?!皵橙舜_實很強大,但是我們也不怕?!本驮谶@種形勢下,他和戰友們創造出了雪野行車、冰川行車、山林行車、夜間行車等多項行車特例,建起一條打不垮、炸不斷的“鋼鐵運輸線”。

        為防突襲,夜間不能開車燈。路況不熟,路面不平,除了月光比較亮的時候,一般都是中速行駛。有時實在看不見了,助手就下車,身上披個白床單,在前面慢跑引路。就這樣,也舍不得停歇一步。

        在一條條運輸線上,隨處可見車輛被炸或發生故障,因無法在天亮前修好車,司機們就把車上的物資一件件搶運到路邊隱藏起來,再把車廂蓋掀開,把輪胎拆掉,偽裝成廢棄車輛,騙取敵機放棄轟炸。等天黑后,他們把輪胎裝回去修好,繼續加入運輸隊伍。

        70年后的這個秋天,王仁山向記者講起這些時充滿自豪:“敵機再瘋狂,它總不能下地來抓人。只要能摸透它的脾氣,掌握它的規律,它就碰不到我們一根汗毛?!逼嚤鴤儾粌H能巧妙、勇敢地沖過敵機封鎖線,還能借助敵機投下的照明彈光亮,加大馬力多拉快跑,提高運輸效率。

        “鋼鐵運輸線”就是生命線

        物資和戰士的生命一樣重要

        一次返回途中,王仁山駕駛空車下山,迎面遇上滿載物資上山的汽車。路窄、雪地,會車極為危險。他腦子里迅速做出決定:對方比自己重要,要想保證對方車輛物資按時送到前線,他只有選擇向著山崖邊避讓。

        王仁山毅然向左打一把方向盤,汽車滑向30多米的深溝。幸運的是這是一輛蘇式嘎斯51車,駕駛室是木質的,翻車時散了架,他和助手被甩了出來,空油桶噼里啪啦地砸在身上,兩人安然無恙。

        “即便犧牲了,我也會選擇這么做?!碧崞疬@次險情,老英雄平靜如水。

        1951年春節前夕,王仁山跟隨車隊運送物資。同批車上,有的裝著糧食,有的裝著豬肉,有的裝著罐頭,有的裝著彈藥。幾位駕駛員打賭,看看誰的物資最受歡迎。

        車一到目的地,接車干部跳上踏板就問:“哪輛車拉的是彈藥?”

        王仁山做了個鬼臉說:“我拉的是炮彈?!?/p>

        接車干部說:“跟我走,我們要?!?/p>

        “同志,前面車上有那么多好吃的,你怎么不要???”王仁山好奇。

        他說:“你是不知道啊。前方打得很激烈,彈藥消耗特別快。就在前天,我們把敵人包圍了,可惜彈藥打光了,眼睜睜看著敵人逃跑。我們寧愿餓肚子,也希望有炮彈多消滅敵人?!?/p>

        這位戰友的話,深深觸動了王仁山。從那一刻開始,他暗下決心:能裝多少就裝多少、能跑多快就跑多快,一門心思、爭分奪秒。

        次年春天,乍暖還寒。天陰沉沉的,能見度很低,敵機不敢出來,正是汽車兵跑運輸的好時候。王仁山開著車去兵站裝物資,發現前面十幾輛車排起了長龍,等待裝車。而裝車的戰士只有五六個人,照這個速度,還得等一兩個小時。

        “這時間浪費得太可惜了?!蓖跞噬阶叩截撠熀灠l出庫單的干部身邊慨嘆,“能不能想想辦法?”

        “裝車組已經很長時間沒有休息了?!必撠熑苏f。

        王仁山又說:“我們后面的車輛能不能自己裝?自己裝完就先開走?!?/p>

        負責人笑著說:“你真是個急性子!你要不怕累,就自己裝吧?!?/p>

        王仁山來不及打招呼,一溜小跑跳上車,調整好位置,和助手手搬肩扛,很快把一箱箱炮彈裝上車。等他倆擦干汗水,啟動汽車,比他早到的車輛還在焦急排隊呢。

        “碰上敵機就壯烈了,碰不上就冒著槍林彈雨繼續跑。戰爭是殘酷的,你今天活著,明天是否還能活著,誰也不知道,大家想得最多的就是排除萬難,完成任務?!蓖跞噬匠两谕禄貞浿?。

        享受著和平與幸福

        也享受著天倫之樂

        王仁山小心地將一盒子證章取出來,一一擺放在記者面前。那些證章被一塊塊紙巾包裹著,上面寫著各種名稱。在朝鮮6年間,榮立小功兩次、特功一次,獎章無數。1952年,上級給他頒發了一等功證書。

        令王仁山難忘的是,1951年9月,參加志愿軍歸國觀禮代表團,他受到毛主席及其他中央領導同志的接見。之后不久,他的母親也作為“光榮媽媽”,受到前來訪問的金日成同志的接見。

        2010年,王仁山作為抗美援朝老戰士訪問團成員,重新踏上朝鮮的土地,站在志愿軍陵園墓碑前,撫摸著碑上昔日戰友的名字,老英雄熱淚盈眶:“安息吧,老戰友們。今天的中國,正如您所愿,再也不會受人欺侮了;我們空軍的力量,也已經很強大了……”

        每天收看收聽新聞,時刻關注黨和國家的大事;按時散步鍛煉,盡量不給別人增加負擔;偶爾去樓上看看臥病在床的老戰友,一起回憶那些以命相搏的日子;在房前屋后種下蔬菜瓜果,收獲著豐收的喜悅……今天的王仁山,盡情地享受著和平與幸福,也享受著天倫之樂。

        王仁山有三個女兒一個兒子,四代同堂,其樂融融。他被全家寵得像個“寶貝”?!袄习槿ナ篮?,我獨居,孩子們誰也不放心,每人每天都要打一個電話。后來我去各家輪流住,大家都放心了?,F在,每家給我專門設了一個獨立的房間,老戰友們都取笑我有四處房產?!?/p>

        沉浸在濃濃的親情里,老人開心地笑了。

        數說“鋼鐵運輸線上”的汽車兵

        從1950年10月中旬入朝,到1958年4月凱旋回國,汽車兵是最早參加抗美援朝作戰的部隊,也是撤回最晚的運輸部隊。在長達8年時間里,志愿軍共派出1991名汽車兵、300多輛汽車入朝作戰,保障了長津湖戰斗、上甘嶺戰斗、“三八線”阻擊戰等所有重大戰事供給,先后有1610名官兵立功受獎,188名官兵長眠異國他鄉。涌現出了“開路先鋒”柯玉貴、“搶運能手”石金山、“調虎離山”英雄楊從芳和舍生忘死救治傷員的施書貴、陳永均等一大批功臣模范。

        責任編輯:姬彩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atx6w.cn域名使用側邊欄!
        真人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