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dluia"></mark>

      1. <tt id="dluia"></tt>
        搜索 解放軍報

        六天六夜 浴血榮光!

        來源:陸軍新聞作者:肖曲林、曾志翔責任編輯:姬彩紅
        2020-11-05 18:56

        前 言

        2019年10月1日,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儀式上,戰旗方隊驚艷亮相,氣勢如虹通過天安門廣場。100面戰旗鮮紅似火,迎風飄揚,令人深深震撼。方隊之中,“塔山英雄團”戰旗光榮位列第一排。

        為什么戰旗美如畫,英雄的鮮血染紅了它。塔山,因1948年那場艱苦卓絕的阻擊戰而永載史冊。塔山英烈用鮮血和生命鑄就了一支英雄部隊的精神高地,譜寫了一曲永恒的壯麗篇章。

        一面榮譽戰旗,一支英雄部隊。今天,我們重溫歷史,仰望戰旗,感受“塔山英雄團”的不朽功勛與鐵血榮光。

        “塔山英雄團”戰旗——

        六天六夜 浴血榮光

        說起塔山,許多人以為是一座山。其實,它是遼寧省葫蘆島市連山區一個只有百十戶人家的小村莊。這里地勢平坦,海拔最高也不過幾十米。然而,72年前,一場殘酷的陣地防御戰就在這塊無險可守的土地上進行。

        1948年秋天,遼沈戰役拉開序幕。東北野戰軍在留下部分兵力圍困長春后,主力迅速南下,兵鋒直指錦州。為解錦州之圍,蔣介石迅速調撥精銳部隊,以11個正規師組成“東進兵團”,從錦西、葫蘆島方向增援錦州,并輔之以強大的海、空軍力量助戰。

        此時此刻,國共雙方的目光都緊盯著塔山這個毫不起眼的小村莊。塔山是國民黨“東進兵團”增援錦州的唯一交通要道。在東北野戰軍的作戰部署中,塔山是必須死守的阻援陣地。

        東北野戰軍第4縱隊在第11縱隊和獨立第4、第6師的密切配合下布防塔山。其中,第4縱隊第12師第34團(第75集團軍某旅前身)扼守塔山堡等主要陣地。

        當第34團星夜兼程趕到塔山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氣:塔山沒有塔,更沒有山,連修筑工事的石料、木料也非常缺乏。盡管困難重重,但第34團官兵沒有絲毫畏懼。全體指戰員都咬破手指寫血書、表決心,誓與陣地共存亡。

        10月10日凌晨,國民黨“東進兵團”對塔山發起猛烈進攻,塔山阻擊戰正式打響。炮火幾乎摧毀了東北野戰軍所有工事,許多戰士被震得口鼻流血。在火力掩護下,國民黨軍如兇猛的浪潮涌向塔山。面對數倍于己的敵軍,第34團官兵在團長焦玉山的指揮下,擊潰敵一次次沖鋒。

        見攻勢不利,國民黨軍集中重炮和海軍艦炮對著塔山密集轟擊,還調來空軍飛機瘋狂投彈,塔山頓時淹沒在一片火海之中。

        戰斗到白熱化階段,政委江民風帶著預備隊往陣地上沖;副團長江雪山帶頭沖出戰壕和敵人拼起了刺刀;1連連長劉景山耳朵被炸聾后,仍帶人追擊到敵陣地前沿,身體被子彈打得滿是窟窿……無論戰斗多么慘烈,第34團官兵始終像釘子一樣死死釘在陣地上。

        12日,火力兇猛的國民黨軍突然偃旗息鼓,沒了動靜。面對沉寂的戰場,第4縱隊官兵心急如焚。這天夜里,第34團偵察7班戰士潛入敵后,斗智斗勇,活捉了敵軍一個副團長,弄清了敵情。原來國民黨軍重新部署進攻計劃,打算將獨立第95師投入戰場。我軍連夜調整防御部署,瞬時化被動為主動。

        獨立第95師號稱“趙子龍師”,是國民黨軍中打仗不要命的典范,曾在華北抗日戰場上讓日軍聞風喪膽。

        13日拂曉,獨立第95師在炮火掩護下向塔山主要陣地發起沖擊。只見敵沖鋒隊形密集,前有“敢死隊”,后有“督戰隊”。敵人一個沖鋒隊上來,全端著沖鋒槍,再一個沖鋒隊上來,全端著輕機槍。他們把尸體壘成活動工事,一步步向前推進。

        面對幾天來最兇猛的進攻,第34團官兵愈戰愈勇,子彈打光用刺刀,刺刀捅彎用槍托,槍托打爛用石頭,石頭砸完用牙咬。敵軍戰至傷亡過半,也沒能突破塔山半步。此時的塔山,宛如一座不可逾越的險峻高山。

        15日傍晚,“錦州解放”消息傳來,塔山阻擊戰宣告勝利。戰斗結束后,第34團僅從火線上撤下來21人。憑借“顧全大局、嚴守紀律、勇于犧牲、敢打必勝”的塔山精神,第34團被東北野戰軍第4縱隊授予“塔山英雄團”光榮稱號。

        如今,“塔山英雄團”的接力棒交到了第75集團軍某旅官兵手中。在英雄戰旗的激勵下,該旅官兵出色完成國際比武、跨區演習、沙場閱兵、搶險救援等多樣化軍事任務。

        (本文刊于《解放軍報》2020年11月1日第8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真人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