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dluia"></mark>

      1. <tt id="dluia"></tt>
        搜索 解放軍報

        軍事論壇丨探索把握智能時代戰爭演變特征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高 凱 眭凱明責任編輯:李佳琦
        2021-05-27 06:34

        探索把握智能時代戰爭演變特征

        ■高 凱 眭凱明

        要點提示

        ●大數據時代,數據正演變成一種全新的戰爭資源,已成為作戰的基礎、決策的依據、系統的血液,成為撬動勝利的杠桿

        ●戰爭作為復雜巨系統,在人工智能技術的催化下,必將催生新的技術領域,形成新的角力場

        ●戰爭加速向智能化方向演進,客觀要求我們必須強化人才培養管理,建立與能力需求匹配的評估體系

        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興起,尤其是人工智能技術的迅猛發展,各國圍繞人工智能領域的競爭也日趨白熱化。自主規劃、自主控制、自主評估等無人智能化武器裝備日漸成熟,推動作戰向著智能時代加速前進。只有敏銳觀察浪潮走向,加快軍事智能化發展,加速鍛造智能化作戰能力,才能奪取智能化戰爭戰略主動,從而打贏未來智能化戰爭。

        戰場空間不斷延展

        角逐領域破荒拓新

        信息化、智能化戰爭不僅加速了作戰進程,更推動了戰場空間向多維擴展。

        向多維全域發展。隨著新材料、新能源、智能控制等技術的不斷成熟,未來高度智能化的無人系統,能夠在極高、極微、缺氧等極端環境遂行多種作戰任務,戰爭空間逐步從充分利用自然空間向主動創造和利用技術空間轉變,新型技術空間融合各類傳統物理空間,形成一體化全域戰場。戰場制權的內涵更加豐富,各維戰爭空間之間的縫隙和斷層逐步被彌補覆蓋,戰爭空間走向全譜化全球化。

        向思維認知擴展。人工智能技術在軍事領域的廣泛運用,催生出認知戰這種全新的智能化戰爭形態。智能時代制勝之道的關鍵在于認知,認知優勢是制勝的命門,當對抗雙方實力相當時,認知差距形成的優勢差就成為獲勝的主要因素。外軍“決策中心戰”的核心就是依托智能技術,壓縮決策周期,讓對手陷入“認知窘境”,進而陷入“決策困境”。未來戰爭中,誰在認知域取得先機,學習速度更快、質量更好,就能搶占智能時代新高地。

        向新興領域拓展。隨著科學技術不斷進步,現有各學科間不斷打破研究“壁壘”,形成交叉融合大勢,學科交叉研究已成為各國角逐“新大陸”。戰爭是融合了多學科知識的復雜系統,在人工智能技術的催化下,信息、材料、電磁、心理、認知等交叉影響,必將催生新技術領域,進而成為新的角力場。

        創新思維加速更迭

        作戰理念革故鼎新

        戰爭的勝負不僅是兵力武器的對抗,更是思維方式的較量。思維方式的不斷創新必然帶來戰爭理念更新換代。智能時代應在原有信息主導、以快吃慢、以優勝劣等理念的基礎上深化更新,確立與之相適應的作戰理念。

        確立數據決策理念。數據是一種新的戰爭資源,是作戰的基礎、決策的依據、系統的血液。2020年,美國國防部發布《數據戰略》,企圖以數據優勢來獲取作戰優勢和提高軍事效能,搶占軍事技術制高點。未來戰爭,要強化數據意識、數據思維,著力提高用數據說話、用數據決策的素養,讓數據真正成為解析戰爭的“透視器”。

        確立即時聚優理念。即時聚優是對集中優勢兵力思想的繼承發展,是對靈活機動自主作戰思想的實踐運用,是具有智能化特征的信息化局部戰爭制勝的基本途徑。近年來,“蜂群”“魚群”等集群控制技術不斷成熟,推動作戰向獨立分布部署、即時聚優毀殲方向轉變。即時聚優作戰,強調在作戰具有決定意義的節點,創造戰機、跨域聚能、奪控優勢,進而實現速戰速決。

        確立人機協同理念。隨著智能處理技術不斷提升,無人平臺自主感知、決策、打擊、評估能力不斷增強,人機動態交流分享信息、智能規劃分配任務、密切協同精準打擊逐漸成熟,將推動有無人作戰一體化成為現實。敘利亞戰場,俄羅斯軍隊完成了“人類史上第一次無人作戰”,有力配合了有人戰場行動。智能化戰爭中,人機協同必將成為重要發展方向,應大力發展無人作戰力量,構建“人機并存、信息互聯、認知互通、實時互助”的智能化作戰力量體系。

        戰爭形態高速演變

        人才隊伍汰舊立新

        在作戰方式推動下,指揮對抗由基于平臺向基于體系、基于算法轉變,但不管戰爭形態如何變化,我們應清楚看到信息化、智能化對抗的背后,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仍然是人。

        超前規劃設計。軍事人才隊伍建設要基于現狀、立足實際,也要備于未戰、謀于長遠。應緊盯當前軍事變革前沿大勢,以打贏具有智能化特征的信息化戰爭為牽引,結合部隊所需,突出現代戰爭信息技術、智能技術的主導因素,培養具有智能素養、聯合意識、創新能力的新時代軍事人才;圍繞形成一體化聯合作戰能力,從有無人協同作戰、諸軍兵種聯合作戰、一體化指揮控制等方面入手,培養精通聯合作戰的軍事人才;圍繞培養軍事創新這一核心能力,從裝備技術、體制編制、軍事理論等方面入手,培養有創新能力的軍事人才。

        創新培育模式。著眼 “智能+”逐步融入戰爭,人機交互指揮、有無人作戰協同之趨勢,我們應主動求變,突出信息、智能技術對人才培養的貢獻率,注重研究近幾場局部戰爭戰例史料,依托深度學習技術,自主推演戰爭發展形態,構建未來戰爭情景,在“虛擬戰場”中不斷提升官兵未來戰場上打仗的本領。

        注重管理效益。戰爭向智能化方向演進速度逐步加快,更加要求我們強化培養管理,建立與能力需求匹配的評估體系,加速優勝劣汰,確保人才隊伍跟上戰爭所需。圍繞作戰籌劃、指揮決策、協調控制、人機交互、訓練管理、組織保障等方面,在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助力下,建立符合各層級、各崗位的能力評價模型,量化各型指標,完善競爭淘汰機制,真正培養未來戰場所需人才。

        毀傷手段激烈高能

        裝備研發加速創新

        從海灣戰爭開始,戰爭逐漸步入信息化大門,小規模局部沖突頻發,打擊手段更加多元、毀傷能力更加精確、攻擊強度更加猛烈、殺傷效果更加震撼。隨著量子、微波等技術不斷成熟,必然推動武器裝備更新加速。

        向高能毀傷發展。未來在神經網絡、交叉、深度學習等先進算法的助力下,機器自主學習將成為常態,數學、物理、化學等基礎科學領域必將越來越多地注入智能元素,依托人工智能技術發現新能源、勘探新物質逐漸變為現實,為發展研究激光、量子等瞬間釋放高能的武器裝備提供了智能支撐。

        向無人集群發展。無人機“蜂群”、巡飛彈等在敘利亞、納卡戰場的高效運用,標志著“依托態勢、自主打擊,基于共識、自主行動”的智能群隊攻擊戰術的到來,高密度精殺武器必然成為各國競相角力發展的重點領域之一,尤其是現在集群控制技術、無線傳輸技術、智能預測技術、自適應調整技術的不斷成熟,為分布式部署、高密度精殺提供技術支持。

        向非對稱制衡發展。近年來,俄羅斯不斷試驗“波塞冬”核動力無人潛航器、“鋯石”高超音速巡航導彈等高性價比“撒手锏”武器裝備,美英法等歐美國家也對外宣布加大高超音速、核動力潛艇等“非對稱”武器裝備投入力度??梢灶A見,在智能技術的推動下,會有大量人力、財力、物力投入“無人控制、長時隱身、自主尋的、極速打擊”的高性價震懾性武器研制當中。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真人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