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dluia"></mark>

      1. <tt id="dluia"></tt>
        搜索 解放軍報

        北約新一輪指揮體制改革影響幾何?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段挺責任編輯:楊紅
        2020-11-05 13:40

        增設網絡空間作戰中心和太空作戰中心,新設諾??寺摵喜筷犓玖畈俊?/strong>

        北約新一輪指揮體制改革影響幾何

        ■段 挺

        上圖:2020年初,俄羅斯北方艦隊和黑海艦隊在克里米亞半島附近的黑海海域舉行大規模聯合演習,俄總統普京現場觀摩演習。新華社發

        不久前,北約宣布其戰役級聯合作戰指揮機構——諾??寺摵喜筷犓玖畈?,正式具備初始運行能力,標志著北約新一輪作戰指揮體制改革已全面步入縱深階段。這是冷戰后北約第4次指揮體制重塑,折射出北約對其自身安全環境的新考量和軍事手段運用的新設計,也勢必對本就緊張的國際局勢產生一系列沖擊和影響。

        擴充各層級聯合指揮機構

        冷戰結束以來,北約對其指揮體制先后進行了3次大幅調整,不僅將各級司令部數量由冷戰結束時的33個逐步精簡為7個,指揮機構人員由2.2萬余人大幅裁減為7000余人,而且還取消了基于地域劃分的多層級體制,確立了以職能任務為主的“戰略—戰役—戰術”三級指揮體制。

        但2014年的克里米亞事件給北約指揮體制持續“瘦身”的趨勢踩下剎車。2017年11月,北約理事會決定,在保持既有指揮機構穩定的基礎上,進一步調整優化作戰指揮體制,由此拉開了北約新一輪指揮體制改革的序幕,而擴容成為此次改革的顯著特征。

        一是擴充作戰指揮機構數量。戰略指揮層,北約在現行唯一的戰略級作戰指揮機構——盟軍作戰司令部內增設了網絡空間作戰中心;戰役指揮層,新設諾??寺摵喜筷犓玖畈?;戰術指揮層,在德國烏爾姆成立聯合支援與賦能司令部。另外,北約近年來還在東歐增設了3個師級陸上司令部,并在8個東部成員國各建立了一個前進指揮所,重點加強東部前沿地帶的陸上指揮。

        二是擴大指揮機構人員編制。本輪改革,北約計劃增加1200余名指揮與參謀人員。除新設指揮機構的人員外,北約還正在對原有的戰略、戰役、戰術三級司令部進行人員充實。由于本輪改革新增指揮機構大多部署于歐洲,因此指揮與參謀人員也多由歐洲國家派出,這對北約內部美歐力量平衡有著特殊的意義。

        兼顧各方訴求,提升指揮效能

        在北約的發展問題上,歐洲盟國與美國的觀點并不一致。歐洲多數盟國更希望將聯盟防務重心置于集體安全防衛,并欲借北約資源發展歐洲獨立防務;美國則執意將北約打造成全球性軍事組織,作為其維護全球霸權的工具。

        在各方裂隙日深的背景下,擴容指揮體制兼顧了各方訴求,不僅能增強集體防御的能力和信心,緩解歐洲各國的“恐俄癥”,還能加大對俄羅斯的正面牽制,從而勉力維持聯盟凝聚力。

        在滿足各方利益訴求的同時,北約推動指揮體制改革還意在提升聯盟軍事行動能力。

        一方面,提高戰備組織水平,強化快速部署。2014年后,北約制定并多次修訂戰備方案,不僅加強了在東歐的前沿部署,還要求快速反應部隊在2至7天內分批部署到位,后續增援力量在30天內能再部署30個機械化營、30個空軍中隊、30艘作戰艦艇。這對盟軍兵力投送的組織與協調提出了極高要求。而新設各級指揮機構,目的之一就是有效組織跨境兵力投送和進行前沿協調接應,保證盟軍主力在戰時迅速部署和投入交戰。

        另一方面,增強指揮控制效能,密切作戰協同。諾??怂玖畈恐饕氊熅褪蔷S護大西洋海上通道安全,并抵御北大西洋高緯度區域的海上威脅;烏爾姆司令部負責保障歐洲陸上通道的暢通,兼顧中歐、西歐的后方防衛行動。二者與既有的布林瑟姆、那不勒斯兩個戰役司令部有力配合,形成海上與陸上、前沿與后方的多方向作戰協同。而網絡空間作戰中心既可擔負起網絡空間攻防及態勢感知等任務,又能提升盟軍在多個作戰域戰術行動的協同水平,為盟軍的跨國、跨軍種精確協同增添網絡賦能。

        加劇地區與國際緊張局勢

        隨著指揮體制改革的持續深入推進,北約下一步可能還將增設太空作戰中心等新指揮機構??梢灶A見的是,北約在重塑自身的過程中,對歐洲乃至全球的安全形勢也必將產生深刻影響。

        一方面,將進一步激化北約與俄羅斯之間的矛盾,導致雙方博弈較量持續升級??死锩讈喪录?,北約進一步加大對俄軍事壓力,俄羅斯也針鋒相對強硬回應。相對于此前的對抗舉動來說,北約指揮體制改革具有戰略性和深層次的作用,對俄形成持續性威懾。俄羅斯自然不會忍氣吞聲,為避免處于被動,可能會有所回應。

        另一方面,可能滋長北約域外軍事干預行動的傾向,助長美國軍事冒險的可能。北約進行指揮體制改革看似意在強化集體防御,卻并不意味著會將軍事資源和注意力只集中于歐洲。近年來,印太地區逐漸進入北約視野。這固然因為歐洲國家依賴從波斯灣到地中海的能源供應,對西印度洋的安全形勢格外關注,更主要的原因則是美國不遺余力地鼓吹印太戰略,鼓動北約成員國和伙伴國更多地參與印太安全事務,強行推動聯盟向東邁進。

        因此,北約指揮體制改革在懾止俄羅斯西進的同時,也可能對歐洲之外的地區產生影響。一旦合適的借口出現,北約當年插手利比亞戰爭的模式很有可能會復制——部分成員國和伙伴國打著北約的旗號,借助北約的指揮機構組織實施域外軍事干預行動。國際社會對北約此次指揮體制改革,還是應加以警惕。

        (作者單位:國防大學聯合作戰學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真人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