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dluia"></mark>

      1. <tt id="dluia"></tt>
        搜索 解放軍報

        《紅星照耀中國》的魅力與當代價值

        來源:人民文學出版社 發布:2021-05-24 10:23:07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紅星照耀中國》(曾譯《西行漫記》)自1937年出版以來,暢銷至今。本書真實記錄了斯諾自1936年6月至10月在中國西北革命根據地進行實地采訪的所見所聞,向全世界報道了紅色根據地的情況。那張曾風行一時,被國內外報刊廣泛采用的頭戴紅星帽的毛澤東照片也首次刊入該書。在近年的教育部統編八年級(上)語文教科書中,《紅星照耀中國》也是名著導讀指定書目。

        前幾天,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王蔚在北京二中和廣大中學生們分享《紅星照耀中國》,今天我們就通過他的講稿,重新感受一下《紅星照耀中國》的魅力和當代價值——

        《紅星照耀中國》的魅力與當代價值

        各位老師、同學們,大家下午好。

        今天來到有著深厚底蘊、各方面成績都非常突出的北京二中來做報告,對我而言,既是一種壓力,也是一種榮耀。自從上周活動確定下來,我準備報告內容的時候,總是會想起自己上初中時的一些人和事,有許多當時不覺得、現在看卻很珍貴的回憶。十二三歲,應該說是人生中最美好年齡的開端。在這個年紀,同學們已經懂得了很多知識,同時也更希望學到更多的東西。那么,我希望我今天的報告,能夠給大家帶來一點有益的啟發。

        我并不是歷史學專家,我在出版社工作,每天在做的事情,就是發現好的文學作品,把它們編輯成書,然后再交給讀者。雖然每天都在和圖書打交道,也通過各種方式宣傳書、推薦書,但是我一直覺得,讀書,其實是一個比較個人化的事情。對一本書,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理解角度,而這些角度往往是不相同的。所以,我今天的分享,也是從我個人的角度,或者說一個編輯的角度,來談談我對《紅星照耀中國》這部經典作品的閱讀體會,也歡迎大家提出不同的見解。

        在報告的開始,我向大家說一個出版業內的數字,2019年,一年的時間,我們國內出版的圖書品種共計約51.9萬種。這個數量有多大?打個比方,《紅星照耀中國》(青少版)這本書不算厚,大概是17毫米,如果我們假設每本書的平均厚度就是17毫米,這50多萬種圖書每種挑一本摞起來,那就是8800多米,幾乎是珠穆朗瑪峰的高度了。要知道,這僅僅是一年的數據。所以,我們圖書品種的豐富程度可想而知。

        但是,很遺憾,這其中大部分書的生命力也就僅存于這一年了,有些甚至更短,而我們今天要講的這本《紅星照耀中國》,它是出版界的一個奇跡。從1938年第一個中文版出版至今,八十多年,在國內銷售了兩千多萬冊。在國際上也影響巨大,被翻譯成了二十多種文字,傳到了上百個國家,不斷重印,有人說它甚至影響了一些國家的對華政策。

        那么,這本書的生命力為什么這么長?它的魅力在哪呢?

        在閱讀一部作品之前,我們應該先了解它的作者。

        斯諾和妻子

        埃德加?斯諾是1905年出生在美國密蘇里州。大學畢業后,他就開始從事新聞行業的工作,1928年,他以《密勒氏評論報》助理編輯的身份來到中國,他當時才23歲,但是有著很好的職業素養,有人道主義精神,很同情中國底層老百姓的艱難,也因此對中國當時的許多社會問題都有關注和報道。

        斯諾前往蘇區采訪,回來寫成《紅星照耀中國》時,實際上也才31歲,和我現在一樣的年齡,這樣一比呢就讓我覺得很慚愧,所以同學們一定要珍惜年少有為的時光。

        那么,話說回來,當時斯諾為什么要去紅色根據地呢?

        我們可以回顧一下當時的情況,那時長征剛剛結束,雖然我們說長征是播種機、宣傳隊,沿途廣泛傳播了紅色革命,但當時中國的其他地區,以及國外的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蘇區是怎么回事。國民黨把它宣傳成恐怖的、落后的、暴力的地方,但是好像當地的老百姓又比較支持它,這是怎么回事呢?斯諾想搞清楚這個問題。

        在書中第一篇“探尋紅色中國”的開頭,斯諾也詳細講到了這個問題。

        斯諾一開始是從上海來到中國,去過國內多個地方,后來又到了北京。在到中國的第五年,也就是1933年,他開始擔任燕京大學新聞系的教師,當時許多的愛國進步青年都很喜歡他。這個燕京大學,是20世紀初,由美國、英國的幾所教會在北京創辦的綜合性大學。在1952年,它并入了北京大學?,F在咱們看到的北京大學的主校園、包括未名湖、博雅塔、圖書館等著名的場所,就是當年的燕大校址。

        1935年10月至1937年11月,斯諾和他當時的妻子海倫·福斯特·斯諾租住在北京的盔甲廠胡同?,F在同學們有時間還可以到斯諾夫婦曾經住的地方看一下。離咱們這也不遠,就是東城區盔甲廠胡同6號(當年是13號),北京站附近,現今是中安賓館的所在地。

        現在不少關于斯諾的國際會議,都是在這里舉行的。2019年年初這里還舉辦了一個紀念海倫斯諾的國際研討會。這個賓館面積不大,大致還保留著當年斯諾居住時的格局,管理人員也很用心地收集、保存了很多關于斯諾的資料和照片,風格很雅致。每個房間里也擺放著這本《紅星照耀中國》。

        當年這里是一處屬于教會的四合院,居住條件還是很好的。占地大概有4000個平方,院內有馬廄、網球場和一座周圍鑲有玻璃的亭子。

        1936年6月,斯諾從盔甲廠13號出發,用他的話說,是“去西北采訪紅軍及其領袖們”。當年10月底,就又回到了這時,就開始寫作《紅星照耀中國》。這期間呢,海倫·斯諾給了他很多的幫助。

        后來二人因為一些生活理念等原因分手,這是后話了。但是在當時,二人確實是互相成就了彼此。斯諾后來的妻子洛伊絲·惠勒對中國很有感情,是我們的好朋友。1964年斯諾訪華的時候,她也是和斯諾一起來的。

        1936年7月,在宋慶齡女士的幫助下,通過中共地下黨的聯絡,斯諾沖破封鎖,奔赴陜甘寧蘇區。

        當時與斯諾一同前往的,其實還有一個人,就是美國醫生喬治·海德姆,他的中文名字比較有名,叫馬海德,他和斯諾一樣,也是一個真正熱愛中國,為中國的革命和社會發展做出很多貢獻的美國人。

        因為這次出訪是極其危險的,出于保護自己身邊家人和朋友的考慮,馬海德希望斯諾在書中不要寫到他,斯諾也遵守了他的承諾,因此我們在《紅星照耀中國》中看不見關于他的記錄。

        這是我畫的一張斯諾采訪路線示意圖。下面,我們不妨就跟著斯諾的腳步,來梳理一下書中的內容。

        1936年7月9日,斯諾就到了蘇區的安塞,見到了周恩來。7月13日,斯諾到了保安,也就是今天的志丹縣,同樣受到了熱烈的歡迎。

        我們現在覺得,去一趟延安好像挺容易的,但是在當時,這是一個特別危險的事情。

        我們先看一下當時陜甘寧蘇區周邊面臨的情況,西邊是控制著甘肅、寧夏、青海的馬家軍,以馬鴻逵等人為首,這些軍閥在西北經營了長達數十年之久,就跟土皇帝一樣,把西北當作他們的私產。

        馬家軍的主力部隊是騎兵。速度極快,突擊性強,機動性強,近距離戰斗又比步兵的攻擊范圍更大。馬家軍的騎兵是非常兇悍的。所以,像紅軍這種沒有裝甲坦克、步兵為主、武器有比較簡陋的軍隊構成,在跟馬家軍的騎兵作戰時就會非常艱難。

        在《紅星》中能看到,紅軍的騎兵已經頗具規模了,但是在長征途中,馬家軍曾經讓紅軍受過多次重創??梢哉f,他們與紅軍有著血海深仇。

        陜甘寧蘇區的南邊,是實力更加強勁的東北軍和楊虎城西北軍的地盤。這兩支軍隊是有抗日熱情的,但1935年,蔣介石在西安設立西北“剿總”,張學良任副司令,東北軍被調入陜甘就是為了奉命絞殺紅軍。

        陜甘寧蘇區東邊的山西和北邊的綏遠,是閻錫山晉綏軍的地盤。晉綏軍的戰斗力算是地方軍中也算比較強的,武器裝備也不錯,比紅軍要好得多。

        另外,這個時候,國民黨中央軍胡宗南部隊已經從河南鄭州向西安開拔,企圖同國民黨其他部隊共三十萬之眾,從南、西、北方面出擊,剿滅立足未穩的紅軍。

        分析一下四周的形勢,可以看到,其實陜甘寧蘇區在這個時候依舊是非常危險,并不是說長征勝利了就高枕無憂了。

        所以,要想穿越兩軍交戰的火線,進入被國民黨長期妖魔化宣傳的蘇區,在常人看來根本是一件不可理解的事情。斯諾他自己也不是沒有顧慮,他在出發前,甚至給自己打了所有能打的疫苗。

        那么,這種環境下的紅色中國,會呈現出一種什么面貌呢?斯諾短短四個月的采訪,給我們呈現了一個非常真實、豐富的紅色中國。

        我在閱讀《紅星照耀中國》的時候,印象最深的,就是眾多閃閃發光的人物。

        從一開始幫助斯諾穿越封鎖進入根據地的“王牧師”(董健吾),到陪同他一起去前線的“長大了的紅小鬼”胡金魁,再到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等紅軍主要領導人等等,不論著墨輕重,書中出現的每一個人物形象都非常鮮活、飽滿。在戰爭的背景下,能細致地關切到人的個性、經歷、命運。這也是《紅星照耀中國》這樣一部作品能夠引起共鳴,感動我們的一個原因。

        斯諾特別注重觀察人物的細節,并且他非常幽默,往往以一種有趣的方式就表現出人物的個性。我舉個例子,在到了安塞白家坪這個地方時,作品中講了幾個小紅軍的故事。

        小紅軍

        斯諾那時根據地時,在白家坪驚魂未定,他在和政治保衛局局長李克農談話時,有兩個小孩在旁邊,大概也就七八歲吧,斯諾以為他們是“小朋友”,就向他們說:“喂,給我拿點冷水來?!?/p>

        結果呢,兩個小紅軍壓根兒沒理他。李克農笑著提醒斯諾說:你可以叫他們紅小鬼,也可以叫他們同志,但是不能稱呼他們“喂”,他們是革命者,來這里不是來當傭人,他們是未來的紅軍戰士。

        斯諾這才意識到自己的錯誤,趕緊改口。水送來后,他趕緊說:“謝謝你,同志”。那個孩子看他態度改了,這下回答他了,說:“不要緊,你不用為了這樣一件小事感謝一個同志”。

        在這給一筆帶過的情節里,我們會心一笑的同時,能強烈感覺到當時這些小紅軍的那種高度的個人自尊,感覺到他們的自信和生機,這在當年的舊中國可是不常見的。也是他們,給“紅色中國”增添了無限活力。

        我們常說現在的中國具有活力,讀了《紅星》之后,就能找到這種活力的源泉。

        在保安,也就是志丹縣,斯諾做了此行最重要的一個采訪,就是采訪了當時中國共產黨和紅軍的領袖,毛澤東同志。斯諾用的稱號是“蘇維埃掌權人物”。

        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博古(《紅星照耀中國》插圖)

        我們常說“蘇維?!薄疤K區”,那么這個“蘇維?!笔鞘裁匆馑寄??我們先來介紹一下。

        蘇維埃其實是俄文“代表會議”或“委員會”的意思,也就是一種組織形式。其實最早俄國的議會組織也叫蘇維埃。但是在1905年的時候,俄國烏拉爾地區的工人進行罷工運動時,建立了一種更直接的民主形式,就叫工人蘇維埃,由它來領導工人們的罷工運動,這個工人蘇維埃的代表可以隨時選舉并隨時更換。

        以后,隨著革命形勢的發展,蘇維埃由領導罷工的機關轉變為領導武裝起義的機關。十月革命以后,這種組織形式就成為俄國新的政權組織形式,名叫工兵農代表蘇維埃,代表的范圍也更廣泛,就是代表工人、士兵、農民利益的組織。1918年蘇俄憲法、1924年蘇聯憲法都把“蘇維?!绷腥胨麄兊膰?,這個詞就成為專有名詞了。

        正如毛澤東所說:“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敝袊锩缙谑菂⒖级韲锩牡缆?,很多東西都是直接從蘇聯借用過來的,包括這個蘇維埃的名稱。我們國內的第一個蘇維埃政權,是彭湃在1927年建立的海陸豐蘇維埃政府。蘇區就是指采用“蘇維埃政權”組織形式的地區。

        但是這個音譯的名字對當時的老百姓來說,實在是有點生僻,不好理解,所以還鬧了很多的笑話。這個在書中都有提到??梢?,這種承載外來新思想的外來詞,它在本土化的接受過程中還是有不小困難的。當然,這也側面說明了中國紅色革命的艱難程度。

        斯諾所采訪的,就是,就是當時全國最大的蘇區——陜甘寧蘇區,也叫陜甘寧革命根據地。1937年9月,國共合作共同抗日,中共中央正式宣布把陜甘寧蘇區就改為陜甘寧抗日根據地。

        到這個時候,“蘇維?!钡目谔柌胖鸩酵顺隽酥袊恼挝枧_。名稱的變化,實際上也是記錄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革命理念普及化的一個探索歷程。

        斯諾在《紅星照耀中國》中第三篇里對毛澤東的采訪,連同后面的第四章,用毛澤東自述的形式,詳細介紹了他的出身、童年、少年以及后來參加革命的成長經歷;解釋了他從一名知識分子轉變成為一名革命者的原因,也解答了共產黨的基本政策、軍事策略以及紅軍的成長等問題。

        我們知道,現在看到的毛澤東主席的大多數照片,都是不戴帽子的。但是有一張他年輕時頭戴紅軍八角帽的照片很著名,也經常出現。在照片上,毛主席神情沉著、英氣十足。那么這張照片的拍攝者正是斯諾。

        斯諾:1937,我的毛澤東印象

        1937年1月25日美國的一本著名雜志——《生活》雜志,從第九頁起,用六個頁碼的篇幅發表了斯諾的一組照片,標題是《中國漂泊的共產黨人的首次亮相》。其中就有這張著名的照片。我們知道毛澤東主席是很少戴帽子的,據馬海德的回憶,拍照時斯諾覺得毛澤東的頭發有點亂,就把蘇區發給自己的紅軍軍帽摘下來,給毛澤東戴上了,才有了這種著名的照片。

        當時對這張照片只有一個簡略說明:“毛是他的名字,他的頭值25萬美元?!边@是當年國民黨懸賞捉拿毛澤東的賞金。這張照片現在也收錄進我們的書里。

        這一篇,內容和第三篇前三節的內容是相關聯的,都是根據斯諾與毛澤東的對話而整理。有些同學可能知道,之前國內流傳著一本叫《毛澤東自傳》的小冊子,有人稱之為“中國第一自傳”,發行量非常大。

        實際上,毛澤東生前并沒有親自寫過“自傳”或者“回憶錄”,這個自傳的內容,就是從《紅星照耀中國》中節選出來的第四篇,“一個共產黨員的由來”。

        這個節選本1937年在國內就秘密出版了,比《紅星照耀中國》在國內出版的時間還要早。

        它既然能夠獨立成書,單獨出版,那我們就可以想象它的重要性了。不論是出于政治考慮還是因為它的史學價值,這一篇都可以說是本書最重要的部分之一。海倫·斯諾甚至認為,沒有“之一”,這個第四篇就是《紅星照耀中國》的核心部分,就是這本書最有價值的內容。當然,我們說一本書的價值,往往有很多評判標準,大家是否認同她的觀點,也可以在讀完這本書后,做出自己的判斷。但是總的說來,第四篇“一個共產黨員的由來”和第五篇講“長征”,都在這本書中都具有比較突出的地位。

        我們來看一下第四篇的主要內容,雖然主要以毛澤東本人的敘述為主,但是也有著斯諾也對毛澤東這個人物形象,做了他獨到的觀察和判斷。我們可以簡單分析一下斯諾對毛澤東的刻畫方式。

        斯諾先寫了他的外貌——有“面容瘦削”、“個子高出一般中國人”、“一頭濃密的黑發”、“雙眼炯炯有神”等很鮮明的外貌特征,讓我們對這位傳說中的“大人物”有了大致的印象;

        繼而寫了外界關于毛澤東的種種傳聞,各種傳說,還有“世界上最高懸賞緝拿”這些元素等等,引發讀者進一步了解他的興趣。

        然后作者通過所觀察到的毛澤東的日常工作、生活習慣,來推斷了他的性格特點:比如說,他愛吃辣,也愛以此與身邊的人開玩笑,他極少生氣,卻有“必要時候當機立斷的魄力”;

        然后是看他的生活、工作習慣——他酷愛讀書,精通中國舊學也愛研究哲學,甚至可以花三四個整夜的工夫,心無旁騖地專門研讀幾本哲學書;他每天工作十三四個小時,但從來都是一絲不茍,有著過人的精力和忍耐力。

        斯諾和毛澤東

        在記錄這些觀察的同時,斯諾也時常在作品中加入自己的分析點評,他當時對毛澤東的看法就是:這是“一個有相當深邃感情的人”,可能成為一個“非常偉大的人物”??紤]到當年紅色革命的實際情況,可以說,斯諾的判斷是相當有遠見的。

        當時,圍繞著毛澤東,國內外有著太多的傳說和謠言,這一篇的內容向外界介紹了一個從未有過的毛澤東,一個堅毅、睿智、果敢、有著杰出政治智慧和軍事才能的紅軍領袖。在當時國民黨對毛澤東和其他紅軍領袖進行污名化的時候,它有力地改變了毛澤東的國內國際形象。

        接下來回到書中,在保安,斯諾實際上采訪了大量的內容。非常豐富。除了寫人物,斯諾還寫到了陜甘寧蘇區的制度建設、社會治理、貨幣政策、教育政策等等。這一部分的內容其實是比較復雜的,但是斯諾化繁為簡,寫得很清晰,讓我們可以一目了然的看到蘇區建設的方方面面,了解中國共產黨的施政理念和相關措施。

        斯諾記錄的這些蘇區的政策,距離現在已經過去了80多年,我們現在回顧它們,可以明顯的感受到,當時的很多理念、措施一直延續到了今天。

        就像一開始我們在視頻里看到的那樣,我們今天社會的種種制度、成就,不是憑空而來的,大都是經過實踐的探索,逐步成形的。比如鼓勵合作社、設立監督委員會、打擊高利貸、禁止鴉片和賣淫、興辦學校普及教育等等,從這本書里我們知道,建國后的許多制度探索,其實早在西北蘇區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

        回到書中來,我們還要講一下《紅星照耀中國》的另一部分重要內容,就是它寫了在紅色中國發生的一些重大事件。

        寫這些事件時,有些是直接書寫,有些是通過紅軍的轉述側面記錄。但這其中最重要的一個事件,毋庸置疑,就是長征。

        關于“長征”,大家都大致有所了解,因為關于這個事件的文學作品、影視作品實在太多了。斯諾赴陜甘寧蘇區采訪的時候,中央紅軍的長征已經結束。他根據自己對參加過長征的人的采訪,整理了一個簡明扼要的長征脈絡,向世界介紹了這次激動人心的遠征。

        記敘一個宏大豐富的事件,是很有難度的,我們總體上看第五篇的這四節,可以分析一下斯諾如何做到這一點的。

        首先第一節,斯諾清晰地梳理了長征的背景,也可以說是長征的原因。斯諾通過很多途徑,把他認為最可靠的信息整理了出來,包括國民黨的戰術,紅軍的應對等,在這里,斯諾也表達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第二節“舉國大遷移”中,斯諾記述了長征一開始的突圍情況,這是一場人類歷史上罕見的一次遠征的起點。

        接下來,第三節和第四節,斯諾對“強渡大渡河”和“過大草地”兩個重要事件加以特寫,危機重重的“強渡大渡河”一節作為這一篇的高潮部分,充分展現出紅軍戰士不懼犧牲奮勇拼搏的英雄氣概;而到“過大草地”一節,斯諾放慢行文節奏,又讓讀者充分“進入”到那個環境惡劣、物資貧乏、戰士們精力和體力都接近極限的艱苦情境中,從而領略到長征的艱苦與驚險。

        斯諾這種掌握節奏的處理方式,也是紀實文學作品中常用的寫作技巧。

        當然,在這本書中,斯諾所寫的只是中央紅軍,也就是說紅一方面軍的長征,我們有一句俗語,叫“苦不苦,想想紅軍兩萬五”,這兩萬五千里指的就是中央紅軍的長征里程。實際上,參與長征的部隊共有四支,他們總共走過的里程,要遠遠大于兩萬五千里了。

        這四支部隊分別是紅一方面軍、紅二十五路軍、紅四方面軍,以及紅二、紅六軍團(后來組成了紅二方面軍)。

        長征的時間,是從1934年10月,中央紅軍離開江西瑞金開始戰略轉移開始計算。到1936年10月,紅二、四方面軍到達甘肅會寧地區,同紅一方面軍會師為止,共歷時兩年。

        那么,我們應該怎樣理解長征呢?它是一場軍事戰斗失敗后的潰退么?肯定不是,經過艱苦的遠征,付出了巨大的犧牲后,紅軍最終勝利到達了目的地,其核心力量仍得以保存,并且士氣高漲,革命意志和共產主義信仰也更加堅不可摧。所以,我們看到斯諾在當年那么危險的環境中,也做出了非??陀^精準的評價:這是一場戰略撤退,而不是軍心渙散的潰退。

        紅軍戰士在極度惡劣的困境中所迸發出的不屈與頑強,所展現的樂觀與信念,都是中華民族乃至全人類無比珍貴的精神財富。

        第一軍團的軍官們(《紅星照耀中國》插圖)

        所以,我們說,讀歷史是我們每個人的必修課,因為從民族的角度來講,我們要知道知道自己的血脈、基因里繼承了什么。人類不是生來就有思想,而是需要文明、精神的滋養,這種精神營養,就是本民族、我們前輩們創造的英雄事跡,和他們流傳下來的不屈的、不朽的精神。

        同學們今天還在閱讀《紅星照耀中國》,不是說每個人都想成為軍事專家,老師們推薦大家讀,也不是為了要讓同學們都了解每一個戰役怎么打的、戰略戰術如何如何。而是要在歷史當中,在英雄的故事中,吸取自己人生的營養。這樣,不論同學們未來從事什么事業,一定能不懼任何挫折,勇往直前。我想,這也正是《紅星照耀中國》在當代的意義和價值。

        那么,開始我們講到了,斯諾作為一個外國記者,能夠穿越火線到紅色中國來,已經是一個壯舉了,但是我們從書中看到,斯諾的采訪不僅是在保安這樣蘇區的腹地,他不滿足于看到蘇區的和平地帶,他還要奔赴前線去親身采訪紅色中國前線的戰士。這進一步說明了斯諾作為記者的職業素養和作為一個紀實文學作家的嚴謹態度。

        離開保安,途徑了工業中心吳起鎮后,斯諾走了兩個星期的路程,終于來到了前線的預旺堡,這里是紅一方面軍司令員彭德懷的司令部駐地。

        在這一篇里,斯諾重點采訪了紅軍的前線部隊,對紅軍的軍隊紀律、戰術思想、人員構成、年齡結構等進行了詳細說明,記錄了紅軍的生活、訓練、學習等情況。

        從1927年的南昌起義創建人民軍隊開始算起,到1936年長征結束,中國工農紅軍已經建立、發展了九年多的時間。這九年里,紅軍隊伍有過迅速的擴張發展,也遇到過極度殘酷的挫折和挑戰,當時終于在陜甘寧蘇區站穩了腳跟。從將領到戰士,可以說都是百煉成鋼。

        武裝力量有多么重要,它對紅色革命有多么關鍵的意義,這個我們現在回過頭來看,都是一目了然的。那么,這究竟是怎樣一支軍隊?真的像國民黨當時的宣傳報道說的那樣,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么?斯諾在這一篇里,為讀者揭開了紅軍的神秘面紗。

        我們在書中可以看到,這個時候,一方面軍第一軍團和第十五軍團正在準備開赴戰場。這是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開赴甘肅南部,打下一兩個城鎮,以迎接朱德總司令帶領的四方面軍和賀龍、任弼時帶領的二方面軍。

        本篇中斯諾詳細介紹了兩位重要的紅軍將領,分別是紅一方面軍的司令員彭德懷和第十五軍團的軍團長徐海東。

        這兩位人物形象我們就不展開分析了,他們的樣貌和性格,他們的故事,也是特別生動。

        我們之前講過,《紅星照耀中國》的主要敘述框架就是通過一個個人物形象的出現而逐步搭建起來的。這樣細細歸納一個人物形象,可以有效地加深我們對人物的理解。

        在前線采訪的部分內容中,斯諾還集中寫了蘇區的“紅小鬼”,前面我們也講過了斯諾剛進蘇區時遇上的那兩位小紅軍,這些年紀很小就參加革命的“紅小鬼”,他們身上所彰顯的樂觀、積極、認真、尊重,正是代表著中國未來的希望。有些品質是不會因時間的流逝而失色的,我想不應只是強調青少年應該向他們學習,很多品質在我們現在很多成年人當中,也是稀缺的。這也是我們今天重讀這本書,所要珍視的當代價值。

        第九篇的第四節寫的是朱德總司令的事跡,斯諾在這一節的注釋里也寫到了,在這次采訪中他并沒有見到朱德,他在蘇區采訪了一些朱德身邊的人,了解了許多關于朱德的故事,后來1937年,斯諾當時的夫人海倫斯諾又前往蘇區采訪,這次采訪到了朱德,并寫下了《續西行漫記》,這本書出版的時候,作者署名是海倫斯諾的筆名——尼姆·韋爾斯。斯諾根據她采訪的資料又把自己的稿子進行了整理,修改了不確切的地方,這才有了我們今天看到的版本。這樣詳細的說明,也印證了我們剛才一開始講的,紀實文學作品真實、客觀、嚴謹的寫作態度。

        那么,既然是新聞性的紀實作品,也要講究有始有終,斯諾在前線采訪完之后,斯諾回到保安,有做了哪些采訪,同時自己的思想和態度又發生了什么轉變呢?

        在本文的最后一節“紅色的天際”里,斯諾也表達了他對中國紅色革命的預期。這一段主要是理性的分析和思索,同時,這里也有斯諾飽含深情的期望。這體現出斯諾作為一名優秀新聞記者的職業性,也流露出他對這片土地,對中國的愛。紅軍將領和戰士們的革命樂觀主義,以及斯諾的幽默感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他這本書的可讀性。寫得這么好的結尾,我愿意反復讀一讀。

        回顧《紅星照耀中國》,我們可以看到,一開始我講到的紀實文學作品的特點,它取材于事實,也會表現出作者的立場和態度。我們回顧本書,隨著斯諾對蘇區采訪的深入,我們可以發現作者本人的態度和立場也在悄然改變。從疑慮到了解,再到愛上這片土地和這些勇敢的革命者。

        窮人也要讀書(《紅星照耀中國》插圖)

        他開始認識到,自己所接觸的這些男女戰士中,有許多位是他“在中國十年以來所遇見過的最優秀的男女”,也越來越珍視這段不尋常的采訪經歷。

        蘇區的所見所聞讓他徹底打消了心中的疑慮,即將離開時,他已確信蘇區的人們所創造的,是“人類歷史本身的豐富而燦爛的精華”,并為當時正積極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戰士們獻上誠摯的祝福。

        到這里,《紅星照耀中國》的內容我們也就大致回顧了一遍。

        那么,我看一下在它出版后,發生了什么。

        《紅星照耀中國》的歷史版本

        1937年10月,英國戈蘭茨公司出版了英文版《紅星照耀中國》,上市幾個星期便售出十多萬冊。隨后本書先后被譯為二十多種文字,幾乎傳遍了全世界,連當時在侵略我們國家的日本,也在1939年出版了日文版。

        1938年2月,在胡愈之的組織籌劃下,“復社”翻譯出版了第一個《紅星照耀中國》全譯本,考慮到當時的政治環境,書名譯作《西行漫記》。斯諾應約為中譯本寫了一篇真摯感人的長序冠于全書之前,宣布把中文版權贈予中國。并深情地預祝中國抗戰取得“最后勝利”。

        《紅星照耀中國》出版組織者胡愈之

        這本書一出版,就收到了眾多青年人的追捧,不少人拿著這本書奔赴延安,參加到紅色革命中去。當然,這也讓國民黨政府更加驚恐。通過各種方式查禁這本書。

        新中國成立后,《紅星照耀中國》依然是國內很受歡迎的作品。斯諾曾經在60年、64年和70年三次受邀訪華,和毛澤東在北京見面,也搭建了中美友誼的橋梁。但是在“文革”中,因政治運動的沖擊,《紅星照耀中國》這本書是被嚴控在圖書館里的。

        1972年2月15日,斯諾在瑞士日內瓦因癌癥病逝。斯諾生前留下遺囑說,“我愛中國,我愿在死后把我的一部分留在那里,就像我活著時那樣……”

        1973年10月19日,斯諾的一部分骨灰的安葬在北京大學未名湖畔。也就是埋葬在了他當年任職的燕京大學里面,墓碑上寫著:“中國人民的美國朋友埃德加·斯諾之墓”。

        1979年12月,著名翻譯家董樂山的全新譯本《西行漫記》出版,封面標明原名“紅星照耀中國”,此書據1937年倫敦初版全文譯出,又增譯了《那個外國智囊》一節,恢復了在英美風行一時的英文初版本的歷史原貌。同時,對英文本中史實錯誤以及人名、地名、書刊名稱的拼寫錯誤也作了校正。

        我們人民文學出版社所出版的,正是董樂山先生的這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版本。

        《紅星照耀中國》出版的意義,現在我們已經不需要多說,它誕生之時,曾激勵了一大批有志青年投入到如火如荼的紅色革命中,一直到今天,書中所記載的這些人物和故事,仍閃爍著璀璨的光輝,激勵我們積極投入到生活、工作、學習中去。八十多年來,《紅星照耀中國》一直被不同時代的讀者閱讀,活力從未衰減,我想,這正是一部好的紀實文學作品的魅力,也是那段非凡的革命歷史的魅力。

        托爾斯泰說,理想的書籍,是智慧的鑰匙。我的分享到這里,也差不多告一段落了,希望《紅星照耀中國》這部紅色經典,作品里書寫的這些寶貴的精神財富,可以作為我們的一把鑰匙,開啟我們更為廣闊的人生之路,并且提醒我們經常去回望歷史,同時腳踏實地,勇敢地面向未來。

        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王蔚

        問答環節

        初一學生提問:我想問一下老師,在《紅星照耀中國》里也有很多描寫毛澤東、彭德懷一些偉人的文字,這些文字和我們讀到其他的人物傳記有什么不同?

        王蔚:可以說他們有很多共性的地方,就像我們剛才講的《毛澤東自傳》就是從《紅星照耀中國》提取出來的,它們都是對偉人一生的記錄,追求的都是全面性、資料性、真實性。但是斯諾的寫法有一定的側重點,他寫毛澤東的內容是第四篇,“一個共產黨員的由來”。他寫周恩來這一節的題目名字叫“造反者”。寫彭德懷的時候是“為什么當紅軍”。所以我們能夠看到斯諾有一個采訪的側重點,他書寫的重點是為什么這個人物會成為紅色中國的領導者,為什么他會參加紅色革命,他是有一個核心的訴求在,這是他的主題。這和我們平時看到的偉人傳記不同。

        初二學生提問:老師我有一個問題,您也說斯諾沒到紅色中國的時候,他對這個地方有一點恐懼,打了非常多疫苗,但他到最后采訪完之后寫的是,他相信中國革命一定成功,而且他在臨死之前愛是愛著紅色中國。我想知道他究竟因為什么或者哪些經歷使他有這些轉變?

        王蔚:這個問題很好,剛才我們也提到斯諾經歷的一些事情,我相信在采訪過程中他感受到一點,中國共產黨的宗旨與國民黨的政府完全不同,他也知道中國共產黨這些人、中國工農紅軍這些人,是真正把人民群眾的利益放在首位,他們真正是為了中國最廣大老百姓的利益去戰斗、去奮斗的,這是斯諾認為中國革命必然取得勝利的一個最基本的因素。

        當然,從我的閱讀感受來講,斯諾在蘇區接觸到很多人物,他對這些人物的采訪過程中漸漸形成一個認識,這些人物以后絕對能夠取得成功。我們舉個例子,我剛才講到斯諾還寫到蘇區的貨幣政策、教育政策,這里他又提到兩個人物,一個是老徐,徐特立,還有一個專管財政的林伯渠,這兩位算是老同志,他們有著杰出的智慧和非常專業的才能,為蘇區的財政、教育做出非常大的貢獻。林伯渠、徐特立,還有謝覺哉、董必武、吳玉章,這五位同志在延安被尊稱為“延安五老”,是大家非常尊重的五位老同志。紅色中國既有非常德高望重的、專業素養很強、人品又好、可以作為表率的老同志,又有作戰能力很強、個人修養非常高的正值壯年的領導和戰士,還有像紅小鬼這樣充滿個人自尊、有著無限希望的年輕人,這些人給他的印象非常深,人才是最寶貴、最重要的資源,紅軍隊伍的構成素質這么好,這支軍隊怎么可能不打勝仗?我想這個也給斯諾足夠強的信心。

        《紅星照耀中國》(曾譯《西行漫記》)自1937年初版以來,暢銷至今,而董樂山譯本已經是今天了解中國工農紅軍的經典讀本。本書真實記錄了斯諾自1936年6月至10月在中國西北革命根據地進行實地采訪的所見所聞,向全世界報道了中國和中國工農紅軍以及許多紅軍領袖、紅軍將領的情況。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atx6w.cn域名使用側邊欄!
        真人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