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dluia"></mark>

      1. <tt id="dluia"></tt>
        搜索 解放軍報

        瞄準所謂“大國競爭”,美軍新一輪兵力結構調整折射霸權迷思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呂 濤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10-29 07:33

        為適應所謂“大國競爭”需要,各軍種紛紛進行兵力結構評估——

        美軍新一輪兵力結構調整折射霸權迷思

        ■呂 濤

        陸軍考慮恢復師、軍級實編建制作戰單位,空軍計劃擴編作戰中隊,海軍大幅擴充造艦計劃,海軍陸戰隊意圖構建更加靈活的近海作戰力量……自2018年版《國防戰略報告》發布以來,美軍戰略指向和能力目標再次全面瞄準所謂“大國競爭”。在此背景下,美軍各軍種紛紛進行新一輪兵力結構評估,以明確今后一個較長時期內作戰部隊的基本框架、規模樣式和建設重心,更好維護美全球霸權。

        “羅斯?!碧柡侥纲Y料圖片。在美國未來的造艦計劃中,航母等大型水面艦艇數量可能會有所下降。新華社發

        動作——

        調整方案紛紛出臺

        未來目標各不相同

        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日前在一場活動中披露了海軍“戰力2045”計劃,提出要建立一支擁有500艘戰艦的艦隊。此次美國海軍的兵力結構評估,注重順應軍事技術變革潮流,推動無人化、智能化艦艇平臺轉化為未來艦隊的新質作戰力量。美海軍未來有可能大量列裝無人艦艇,使大型水面戰斗艦和小型水面戰斗艦的比例由2016年《兵力結構評估》中的2∶1調整為1∶2,以在滿足作戰需求的同時降低受攻擊風險和損失成本。

        陸軍方面,負責推進陸軍現代化改革和旅戰斗隊重組的未來司令部提出,下一步陸軍總員額需要繼續維持在100萬以上,現役部隊員額或再次超過50萬。美陸軍還在考慮把師、軍重新恢復為實編建制作戰單位,以實施旅級規模以上的大規模多域作戰。

        空軍方面,時任空軍部長威爾遜2018年9月提出,在2030年前后將現有312個作戰中隊擴編至386個,需要新增兵力數萬人。2019年,美國國會授權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論證未來空軍架構問題,該中心提出的報告建議,將戰斗機中隊從55個增加到65個,轟炸機中隊從9個增加到24個,無人機中隊從25個增加到43個,加油機中隊從40個增加到58個。

        海軍陸戰隊方面,根據2020年3月發布的《兵力設計2030》報告,陸戰隊計劃將兵力規??s減7%;現役和預備役步兵營數量分別減至21個和6個,裁撤全部坦克連,增加輕型裝甲偵察連等。未來,美海軍陸戰隊意圖依托小型步兵營、輕型兩棲艦艇和中遠程壓制火力,構建靈活機動、殺傷力和生存力大幅提升的近海作戰力量。

        太空軍方面,2020年7月調整了“聯隊—大隊—中隊”這一部隊編制結構,取消聯隊層級。負責態勢感知、電磁網絡作戰、太空軌道作戰等任務的作戰大隊改稱三角洲部隊,可直接向太空作戰司令部、太空系統司令部、太空訓練和戰備司令部匯報。之前的保障部隊則改稱衛戍部隊,負責為三角洲部隊提供支援保障。目前,太空軍已成立8支三角洲部隊和2支衛戍部隊。

        動因——

        著眼應對“大國競爭”

        謀求提升聯合優勢

        新版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國防戰略》報告聚焦應對大國之間的戰略競爭。與此相適應,各軍種戰略也進行了相應調整。

        比如,美海軍戰略指導思想開始從“由海向陸”式的前沿力量投送,轉向“重心后置”型的分布式制海作戰。此輪美海軍兵力結構評估,意圖依托艦艇平臺打造靈活編配、機動組網和協同殺傷的作戰體系。美國空軍建設則將著眼應對大國競爭,致力于打造一支能夠打贏高端戰爭的空中部隊,以實現其“全球警戒、全球到達和全球力量”的目標。

        近年來,美國軍界、學術界先后提出一系列創新性戰略和作戰概念,如“海上分布式作戰”“灰色地帶行動”“多域戰”“敏捷作戰”等等。這些概念既有聯合的也有軍兵種的,既有戰略層面也有戰術技術層面的。各軍種提出的兵力結構評估,與上述作戰概念和行動樣式所蘊含的分散組網、一體協同、跨域聚能、集中毀傷等本質要義基本一致,可以說是在未來作戰理論指導下進行的兵力設計。

        因此,各軍種的兵力結構調整,也體現出加強軍種間一體化聯合程度的意圖。新一輪海上兵力結構評估的對象,除海軍外還明確包含海軍陸戰隊,提出要打造隨時機動待命的“艦隊陸戰隊部隊”。美空軍提出增加轟炸機、戰斗機、加油機、無人機、偵察和指揮控制飛機數量,并通過敏捷作戰概念與其他作戰平臺耦合成一體化殺傷鏈。

        前景——

        軍費人員裝備吃緊

        后續發展缺乏支撐

        正所謂“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雖然美軍各軍種都在籌劃自身的未來力量結構,但這種調整面臨著諸多挑戰。

        軍費開支吃緊。國會預算辦公室對美海軍2020財年《30年造艦計劃》的審查報告顯示,僅按照355艘艦艇的建造目標核算,美海軍每年在新造艦艇上的資金需求就至少要比其申報的預算多三分之一。各軍種兵力結構普遍謀求調整擴充,經濟可承受性問題勢必凸顯。

        兵員數質量問題嚴重。近年來,美軍募兵不足和人員流失情況加劇,持續出現“用兵荒”現象。美國陸軍計劃在2020財年將現役常備兵力增至49.2萬人,但由于無法補充足夠兵員,不得已降為48萬人。此外,兵員素質和訓管水平下滑,導致美軍近年撞船、墜機、起火、爆炸等事故多發,不利于兵力結構調整的平穩落地。

        裝備完好率不佳。根據媒體2019年的報道,美海軍陸戰隊MV-22傾轉旋翼機中,近4成不具備執行任務能力;空軍61架B-1B戰略轟炸機只有6架可正常執行任務,完好率不足10%;F-22戰斗機服役以來,平均戰備率僅有50%左右。裝備完好率已成為影響美國各軍種兵力結構調整效果的重要制約因素。

        工業支撐乏力。美國政府問責局調查美海軍新建和返廠維修艦艇情況后稱,工期拖后和延遲交付已成為“標準現象”。美本土造船企業的訂單消化能力、碼頭容納能力、工人技術能力嚴重不足,海外前沿基地的保障能力同樣堪憂。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美國數百家零部件生產商停工或破產,更加劇了貨品供應鏈的困難程度。未來,美國軍工部門的短板或將影響美軍兵力結構調整的推進落實。

        (作者單位:軍事科學院戰爭研究院)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真人荷官